帮助孩子寻找最美声音(86)
时间:2013-12-02    文章来源:北京儿童医院    浏览量:3534
  地点:北京儿童医院

  疾病:构音障碍

  把“小狗”叫“小斗”,把“哥哥”叫“额额”,对于牙牙学语的孩子,家长们听了往往会一乐。可等孩子上了幼儿园还这样说话,家长们就再也笑不起来了。医学上把这种发音不准确叫作构音障碍。构音障碍困扰着孩子们的社交、学习,甚至引发心理问题,也给家庭蒙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

  高级语文教师教不会外孙女的汉语拼音

  田田从幼儿园放学,跟着姥姥回家,一走进小区,就看见一群孩子在玩绕口令《哥哥和多多》。她拉着姥姥的手,头也不回地跑开了。姥姥心里一阵酸楚,原本是嬉戏玩耍的年龄,可就因为说话不利落,怕小朋友笑话,孩子变得敏感、内向、不合群儿。幼儿园的老师也多次向家长反映这个问题:马上要上小学了,挺聪明的孩子,可别因为说话耽误了学习。

  回到家里,姥姥跟姥爷念叨起这个烦心事。原以为孩子大一些,说话就自然能好,谁想一点儿也没见好转,这都成了姥姥、姥爷、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三家六口人的心病了。尤其是不能在吃饭的当口提这事儿,一提就堵得慌。

  “不行我就从汉语拼音教起。”身为中学语文高级教师的姥爷似乎找到了一个解决的办法。

  “孩子啊,你看着我的嘴,说‘g——’。”姥爷摆出一个很标准的口型。

  田田很认真地看着姥爷,模仿着:“e——

  “不对,是‘g’!”

   “e——”

  几轮下来,姥爷急出了一脑门子汗。田田也是茫然不知所措。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姥爷一直没有气馁,反复地教。田田也是刻苦地练,可就是发不出一个正确的音儿来。最后,姥爷跟田田的爸妈摊牌:带孩子到医院看看吧,莫非孩子舌头出了问题。

  初识语音训练师

  妈妈和姥姥带着田田来到北京儿童医院口腔科。经检查,田田口腔发育并没有问题,只是存在着构音障碍,医生建议家长带孩子到医院的语音门诊做训练。语音门诊?这还是头一回听说,妈妈和姥姥会心地点点头:这回孩子有希望了!

  语音诊室的门紧闭着,里面有孩子做训练,不能打扰,一家三口就站在诊室外面等了半天。总算等到最后一个孩子走出来,妈妈和姥姥迫不及待地探着头往诊室里面瞧:一间小屋子、一张小桌子、一面小镜子,坐着一位年轻的女护士……娘儿俩面面相觑:这能给咱孩子治好吗?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犹豫片刻,妈妈对姥姥说:“来都来了,就试试吧!”

  年轻的女护士叫郝京苹,长得眉清目秀、端庄文静,是这儿的语音训练师,孩子们都叫她郝老师。郝老师先让田田念了一些词儿,给录下音来,然后对田田妈说:“这孩子发音错误挺多的,不过您也别着急,我会挨个儿给她做发音训练的。您在家里,也要按照我教的方法给孩子多做训练。”随后,郝老师给田田建了一份病历。

  护士阿姨改教汉语拼音

  郝京苹原本是口腔科的一名护士。今年年初,科里在人手紧张的情况下,专门派她去北京大学口腔医院进修语音学,用来满足广大构音障碍患儿的需求。今年4月学成回来后,郝京苹就开始独自担纲语音门诊语音训练师,改教汉语拼音了。只要一有空,她就捧着有关汉语拼音方面的书籍,揣摩发音技巧。

  做语音训练师,首先要有灵敏的耳朵。为此,郝京苹把患儿的录音拷到U盘里,带回家反复听,找出孩子发音存在的问题。一开始非常费气力,一段录音往往要听上几个小时。半年下来,郝京苹已经练就了一双敏感的耳朵,差不多一听孩子发音,就能觉察出问题所在:有的是过高鼻音,有的是腭化音,有的是辅音缺失……算下来,一共有十几种发音错误。

  找出问题后,再为每个孩子制订治疗方案,一对一辅导。备课、训练、布置作业、检查功课……郝京苹很喜欢这种当老师的感觉。

  棉签、镜子——独特的教具

  周五,到了田田上课的时间。郝老师已经把她的录音做了分析,发现她是辅音缺失,像gkdt等辅音都发不出音来。按照治疗方案,第一节课,她要教田田发“k”这个拼音。郝老师用消毒棉签压住田田的舌尖,防止舌头上翘,让田田照着小镜子看自己的口型,找发音的位置和感觉。

  k——”郝老师耐心地教着。

  田田涨红了小脸,张着小嘴发不出音来。郝老师告诉她,要把气流从嘴里喷出来。

  她抓着田田的小手放在自己嘴边,“k——,感觉到气流了吗?”

  田田点点头。

  她又让田田把手放在她自己的嘴边去感觉气流。

  k——”田田终于出音啦!

  找位置、找感觉、找气息,这是郝老师总结出的语音教学方法。因此,她的课上,棉签、小镜子是必不可少的教学工具。

  第二节课,田田又学了一个音“g”。当姥姥听着从田田嘴里脆生生地蹦出“哥哥”二字时,激动得差点儿掉下眼泪。长这么大,这可是头一回叫“哥哥”啊!再碰到小朋友说“哥哥”,我们可不用躲了!

  当学到“h”这个音时,田田怎么也发不准,因为气流老从鼻孔出来。用什么方法教会孩子控制气流的走向呢?回到家里,郝京苹想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起床,她打了一个哈欠,忽然有了灵感:对!让孩子模仿打哈欠,鼻子就不会漏气了。这一招果然奏效,田田很快就掌握了“h”的发音要领。

  一节节课下来,在郝老师的精心辅导下,田田进步非常明显,把全家人都高兴坏了。姥爷直感慨:“这没有专家还真不行!”

  郝老师胜似好妈妈

  语音训练比较枯燥,为了让孩子们坐得住,郝老师动了不少心思。 在练习送气音“p”时,郝老师发明了“吹蝴蝶”的小游戏,把五颜六色的小纸片放在桌子上,和小朋友一起吹,“啪……”比赛看谁吹得远。在游戏中,孩子们学会了发音技巧。在练“u”这个音时,郝老师让小朋友模仿撅嘴生气,呜呜哭,自然就把“u”的音给带出来了。郝老师还留心孩子们喜欢看什么动画片,买来卡通贴画做奖励,鼓励孩子们好好做训练。

  在郝老师这儿,孩子们找到了快乐,找回了自信,内向的孩子也变得活泼起来。胆小的莹莹每次来上课,一见到郝老师就扑到怀里撒娇,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妈妈都要“吃醋”了,笑呵呵地说:“比跟我还亲呢!”

  在语音门诊工作不到一年,郝京苹的课程都约满了,很多外地患儿也慕名找到这里。小小的诊室里挂满了家长们送来的锦旗,红底烫金的字承载着发自肺腑的感激之情——“医德高尚暖人心,心热似火如家人”、“妙手扶桑梓,高医攀新峰”、“最美声音传播爱心,郝老师胜似好妈妈”……

  说话,原本是一件平常事,可对于有构音障碍的孩子,能够清晰地发准读音,在父母听来,这就是世界上最美的声音了。


Copyright 2011 © 中国软件与技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