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医生爱洒和田(83)
时间:2013-12-02    文章来源:北京友谊医院    浏览量:3377
  和田,既有异域风情、大漠昆仑、胡杨瓜果,更有沐风浴沙、寂寞孤独。去年,我带着医院的重托和家人的牵挂,来到这片辽远而神奇的土地。

  血液病的高发区

  和田地区是血液病高发区,但在去年之前全地区血液病学基本上处于空白,大部分重病人都转往一千多公里外的乌鲁木齐,或得不到及时诊治而死亡和放弃治疗。去年,我们血液科对口援建后,这里才开始开展血液病诊治和人才培养。

  我来到和田后,根据当地的具体情况和现有条件,制定了血液科常见多发病的诊疗规范,并向医生们详细讲解,收治了大量血液病人,诊断和治疗了许多和田首例病人——PNH、噬血细胞综合征、Ritcher综合征、Castleman病等等。绝大多数患者得到及时治疗并取得了良好的治疗效果。

  当地维族老百姓非常朴实,对北京援疆医生充满了感激之情。有一个疑难病人,我召集了北京援疆所有医生一起给他会诊。这个维族老大爷在CT室见到我们后老泪纵横,怎么也劝不住。更多的病人则是用和善的微笑和简单的汉语“杨大夫您好”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与我远在万里之外的女儿一样大的小姑娘努尔艾力,患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全身出血,血色素不到4克。为了减少治疗的痛苦,每次我都亲自给她做腰穿、骨穿,精心制定化疗方案,每天都去看她,小姑娘干脆叫我杨爸爸。经过我们精心治疗,她病情有所好转,但因家里太穷想放弃治疗。我就和当地领导一起去她家回访,一起捐了数千元钱给她治病,承诺接她到北京做后期的检查和治疗。经过完善的治疗,努尔艾力恢复得非常好,还上了护校,决心要当一名血液科护士。为了鼓励她好好学习,我把随身带的iPad送给了她。北京援疆和田指挥部答应尽力支持她的后期治疗以及以后的学习、工作。“是北京的医生救了我,我爱北京!”这是小姑娘的心声。

  带不走的医疗队

  留下一支带不走的医疗队,传、帮、带非常重要。每周一次大查房,我都会根据具体病人详细讲解基础知识、诊断和鉴别诊断、治疗策略、注意事项和新进展。日常中,我坚持手把手教会下级医生骨髓穿刺、骨髓活检、锁骨下静脉穿刺、腰穿、鞘内注射化疗药物等技术,在科室和其他兄弟科室进行专题讲座二十次。为了提高业务水平,我还自费从北京购买了一千多元的专业书籍赠给科里的医生。所有的住院医生都说:“最爱和杨老师查房了。”阿孜古主任医师感慨地说:“跟着杨大夫看病人,有一种重新当医生的感觉。”由于经常去消化科会诊和讲课,消化科库热西主任邀请我参加他们科的新年聚会。因为有事,我九点才赶到,发现全科三十人等了近两个小时,没有一个人动筷子。我当时感动得一塌糊涂,只有一口将杯中4两白酒一饮而尽。

  除了地区医院的工作外,我还在地区卫生局举办的培训班授课,到和田县医院、墨玉县医院查房,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医院和喀什医院进行会诊和讲座,在和田地区电视台做血液病防治宣教节目。尤其在北京第七批援疆医疗队为老少边远地区百姓义诊中,我看到人山人海的景象后,深深感到医疗援疆事业的伟大!

  就要走了,再讲一次课吧,全科四十人一个不少,第一张幻灯片留下了我北京的地址和电话。

  就要走了,最后叮嘱一遍病人,患者依依不舍,拿着土鸡蛋要往我包里塞。努尔艾力和她父母哭着送我到医院大门口。

  在和田一年,我多了一分凝重,少了一分浮躁;多了一分爱心,少了一分物欲;多了一分责任,少了一分索求!

  在和田一年,我深深感触,新疆是我们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维族汉族都是一家人。


Copyright 2011 © 中国软件与技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