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麻醉师的老年医学“中国梦”(82)
时间:2013-12-02    文章来源:北京老年医院    浏览量:3426
  早晨的骨科病房里,女儿用汤匙给杜大妈喂着热粥,外孙拿着iPad给老人放着音乐。看着他们一家其乐融融的样子,谁又能想到,十几天前她因生命垂危而被下了《病危通知单》……

  二楼坠落,多处骨折,74岁大妈危在旦夕

  杜大妈家在昌平农村,干家务时不慎从自家二楼平台上摔了下来,由于伤势严重,手术方案迟迟不能确定。几经周折,一家人抱着最后的希望,辗转来到北京老年医院。

  杜大妈的术前病例讨论会真激烈。做不做手术,是讨论的焦点。在争执中,我了解到大妈的情况比我想象得更严重:头部、双臂、肋骨、骨盆、左腿多处骨折,需要进行骨科急诊手术。更糟糕的是,大妈还患有多年的哮喘、高血压和心脏病。伤情重,基础病多,病历上密密麻麻的诊断记录让我们难以下手。

  “大家怎么看,说说吧,”骨科臧主任把大家从激烈的争论中拉回了安静。

  “情况太复杂了,除了外伤还有贫血、肺部感染、营养不良……手术可以做,但是风险太大,而且老人这么大年纪,我们冒这个险值不值得?”一名大夫说。

  “麻醉呢,什么意见?”臧主任没有接话,把头转向了我。

  我长出了口气:“从麻醉角度,风险确实很大。全身多处骨折,应当采用全身麻醉,老人对麻醉的耐受性不好大家都知道,加上这么多年的高血压控制不好,手术中对血压的维持与调节就是个大问题。稍有不慎,患者就有可能下不了手术台……”我没什么底气地说。

  “程主任呢?”臧主任又转向了我们科的程主任。

  刚刚一直在深思的程主任说道:“我认为,我们老年医院是患者最后的希望。患者费这么大力气最后选择我们医院,是对我们的信任。也许手术过程中确实会出现许多突发状况,有很大风险。但大家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们拒绝这个手术,老人的余生将会永远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不能自理,更谈不上生活质量。长期卧床,如果再发生褥疮、感染、深静脉血栓,老人将彻底失去手术治愈的机会。”

  臧主任露出笑容点了点头。多年的工作搭档,心中的默契不言而喻。“大家都听到了,程主任的话正是我想说的。这个手术必须做,我们老年医院的医生绝不会因为怕冒风险而推诿病人。大家好好准备!”

  突发异常,险象环生,几度涉险渡过难关

  会后,我们一起向家属们交待病情。一进门,大妈的子女亲属立刻迎了上来。儿子焦急不安地问:“大夫,什么时候能做手术?这手术还能做吗?”可能是几天没休息好了,家属的眼里布满了血丝。我们把大妈的病情及手术中可能出现的问题做了详细的说明,女儿沙哑着嗓子说:“只要能救我母亲的命,手术我们做!”

  我拿着签完字的知情同意书走出病房,家属把我送了出来。我离开时隐约还能听见他们啜泣的声音。我感到压力特大,因为即将进行的手术是一场高难度的挑战。

  各个部门和岗位都在进行着充分的术前准备,程主任带领我们制定了周密的麻醉计划,并对各种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准备了处理预案。

  手术开始了。一个团队,外科大夫、麻醉医生、器械护士、巡回护士……全身心地投入到手术当中。要先后对大妈进行几处的骨折切开复位内固定,能不能顺利平安渡过,大家心里都没底。

  我的眼睛紧紧盯着监护仪和手术台,关注着手术的进程和患者生命体征的变化。正如我们预料的那样,手术过程几次涉险,大量的失血、多种基础疾病再加上老人孱弱的体质,手术中出现了血压波动、心律失常、氧合的变化、凝血的异常……我们立即为大妈输血、补液和药物治疗,经过处理后终于化险为夷。

  7个多小时,依靠团队和多学科协作,我们克服了重重难关,手术终于完成了。推开手术室大门的那一刻,大妈的亲属子女挤满了走廊,“放心吧,手术很成功。”我们安慰着家属。女儿擦拭着眼角的泪水,激动地说,“太感谢你们了,是你们救了我母亲!”

  一转眼,十几天过去了,杜大妈就要出院了。虽然她还要进行一系列的后续治疗和康复锻炼,但老人的气色已经好多了。再次碰见老人的女儿,她感激地对我说:“多谢你们救了我的母亲,给了老人第二次生命!”听着大妈女儿的话,我心里暖暖的。

  常有人问我,你这么年轻,总和老人们打交道不会觉得有些失落?我说,在老年医院工作得越久,我越执着,因为我有喜欢老年医学的“中国梦”……


Copyright 2011 © 中国软件与技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