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是最高的奖赏(79)
时间:2013-12-02    文章来源:北京天坛医院    浏览量:3417
  从我上医学院的第一天起,就梦想着做一个真正的白衣天使,解除患者的病痛,让他们重新焕发生命的活力。一个难忘的夜晚,让我对医生这个职业有了更深刻的领悟。

  那天我值班,大约晚上7点多接到急诊电话,说有一位心脏病患者需要会诊。对心脏病患者而言,时间就是生命,我立刻跑步赶往急诊。

  患者是位中年男性,因乏力急诊就医,心电图显示胸前导联广泛ST段压低,化验显示肌钙蛋白升高。虽然症状不典型,仍可怀疑急性心梗。我仔细看了化验单,外院的生化检查肾功能正常,转氨酶60,比正常稍高,我院急诊的生化检查结果还未出来。此刻患者面色发红,身体虚弱,血压偏低,表情极其痛苦。不能再耽搁了,万一贻误救治时机,后果不堪设想。我当机立断将他收入监护病房,给予心电监护、吸氧、补液升压及对症支持等治疗。急诊化验单取到后,我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患者转氨酶由10余小时前外院检查的60多升高至3000多,肌酐由正常升高至160多,病情相当危险。我立即请消化、呼吸、肾内科会诊。此时生化复查结果却让我们更加吃惊,转氨酶继续增加至4000多,生命危在旦夕。此时已近午夜12点,各科室大夫听到患者情况后均立即赶到,讨论这一突如其来的无法控制的病情。

  家属一直在门外焦灼地徘徊,我给患者妻子交代了病情。她似乎并不理解昨天还好好的丈夫今天怎么随时就有可能撒手人寰呢?!她一个劲儿地抓着我的手说,“我老公会好的,对吗?你们一定会把他治好的,对吗?”面对她期盼的目光,我却无法给她一个肯定的答案,只能一再地告诉她,也告诉自己,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放弃任何机会。就在这个时候,患者的血压继续降低,心率不稳,呼吸增快,病情陷入更危急的境地。我们迅速决定“上呼吸机,请专科医院专家会诊”。患者自己仿佛也感觉到了生命的危险,喘着粗气对我说:“大夫,我是不是快不行了,可我的女儿还那么小……”听到他的话,我的心像被钳子夹住似的,我真的对患者的转归没有把握啊。

  我们想到了北京佑安医院,他们收治的肝病患者很多,可能会有办法。此时已是深夜一点多,这个时间联系,他们会有大夫来吗?我想无论如何要试一试。我拨通了总值班的电话,把事情的简单经过向值班领导汇报。总值班爽快地说:“好吧,我们立即联系。”我听了心头一热。回到患者床旁,我发现患者血压在降低,心率不稳定,呼吸频率增快,严重低氧。但是我们不能放弃,如果放弃了,患者就真的没有希望了。我立刻联系呼吸科机械通气,患者的呼吸频率被纠正,缺氧状态有所改善。

  深夜两点多,外院专家赶到。但专家说工作几十年也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怎么办?不!不能放弃。我们不停地测量着他的生命动态,不停地实施每一项可能有用的措施。我们期待奇迹的出现,可病情发展越来越糟……我们再次向家属交代病情。

  我多么希望自己能够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可医学还有很多未知,很多时候我们似乎只能束手无策,生命多么脆弱啊!突然,患者心脏骤停,我立即实施胸外按压,一下、两下……我拼命地按压,仿佛所有生命的希望此时全部寄托于我的一双手。我不愿停止,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是一个生命,我绝对不能放弃!暂时的心率恢复让我欣喜若狂,但那只维持了短短十分钟,生命迹象又再次无情消失了。可我拼命按压的双手并没有停止,半小时、一小时……当我意识到奇迹不会再出现时,已经酸痛的双手无力地垂落在他的胸前。

  我怀着沉重又忐忑不安的心情向家属宣布这个令人绝望的结果,他们撕心裂肺的痛哭和悲恸欲绝的表情至今仍让我记忆犹新。当患者妻子慢慢地沉静下来,她握着我的手哽咽:“我都看到了,大夫,你们真的尽力了,谢谢。”我原以为她会抱怨、会斥责,没想到她会说谢谢,刹那间我的眼眶湿润了。她理解了我的沉重和无奈。

  黎明时分,我回到值班室,看着手机上昨晚家里的四个未接电话,才想起我那两个才三岁大的双胞胎女儿,她们已经苦苦地等了妈妈一整个晚上。我的心里顿时充满了愧疚,因为每当我值班的夜晚,她们总会哭闹着找妈妈,不肯睡觉。于是我们就约定好,只要妈妈在睡前给她们打个电话,她们就要乖乖睡觉。可这一晚,也许女儿又是哭着睡着的吧。

  作为医生,外人很少知道我们的痛苦,那种当你看着一个鲜活的生命即将逝去而自己却无奈、空茫、无力的痛苦。我似乎重新理解了那句“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的含义,也许这就是医者的使命,而患者和家属的理解则是对我们的最高奖赏。


Copyright 2011 © 中国软件与技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