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大片还要精彩的婴儿心脏正畸术(78)
时间:2013-12-02    文章来源:清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浏览量:3443
  地点:清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疾病:先天性心脏病

  从新疆伊犁到北京,距离4171.9公里;从20128月到现在,几百个日日夜夜。这两条各自存在、互不关联的数据,却因为一个孩子的存在,被紧密联系到了一起。8月,是她家庭苦难的开始,4171.9公里,是家人带她求医的路途。这个孩子叫张龙娟,心脏先天患有8种畸形。

  原来北京还真有治不好的病

  张龙娟看起来和健康的婴儿并没有什么区别,甚至比普通的孩子还要乖巧,胖胖的小脸每天冲着所有人露出大大的笑容,可细心的妈妈王肖花却在她出生时就发现了不同:“她2012518日出生,生出来有七斤多重,但我觉得她手指发紫,就让医生来检查一下。”也许是当地的医疗水平有限,张龙娟并没有检查出任何问题,一家人开开心心地回家了。

  龙娟给家人带来的快乐并没有持续多久。20128月,新疆心脑血管医院下乡筛查,发现龙娟的心脏跳动有杂音,建议做详细检查。检查结果一出来,王肖花说,“感觉天都要塌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有初中文化的她看不懂诊断报告上密密麻麻的专业术语,只知道自己的孩子患有先天性心脏畸形,必须要做手术,而这个手术新疆做不了,必须要去北京。这个时候张龙娟只有3个月大。“要不你们到北京阜外医院去看看,手术费用估计会很高,大概12万到15万左右。”新疆一个护士好心提醒道。

  俗话说,“没啥别没钱,有啥别有病。”张龙娟一家把这两样都占了。为了给孩子凑钱治病,全家找遍所有亲朋,借到了9万块。王肖花夫妇和孩子的爷爷,一边种地一边到建筑工地打工,赚到了1万块。拿着这沉甸甸的救命钱,王肖花夫妇带着龙娟踏上了开往北京的火车,此时龙娟5个月大。“那时候我的想法很天真,觉得凑到了钱,孩子就有救了,北京还有治不好的病吗?”王肖花背过身去,伸手抹了一把眼泪。

  北京的第一站是阜外医院。医生检查后,告诉他们让孩子住院等手术。实在等不起了,他们又抱着孩子去了儿童医院、安贞医院……可是医生们都遗憾地摇摇头。此刻,父母才知道女儿的病情这样严重,原来真有治不好的病。龙娟的妈妈说那是他们最痛苦的时刻,兜里揣着钱,怀里抱着龙娟,心里急得要命却无能为力,走在陌生的城市里不知道该去向哪里。

  吴清玉院长答应亲自手术

  终于,龙娟的爷爷在新疆打听到,“清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心脏中心治疗复杂危重的心脏病特别有办法,院长吴清玉是全国最有名的心血管外科专家之一,最擅长先天性复杂心脏畸形手术。”抱着最后一搏的念头,龙娟妈妈带着孩子来到了清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在五楼的心脏中心,住着很多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孩子。他们中最小的刚刚出生不久,最大的也只有十几岁,而张龙娟是这些孩子中病情比较严重的一个。吴清玉院长看到检查后说,“患有8种畸形,分别是右室双出口、taussig-bing畸形、室间隔缺损、卵圆孔未闭、肺动脉高压、弓发育不良、主动脉弓缩窄、动脉导管未闭,这在世界上都是罕见的,而且张龙娟又错过了最佳的手术时间,手术难度很大!”

  尽管手术成功的概率很低,但吴院长还是向龙娟妈妈表示手术他一定会做。

  有些朋友劝龙娟妈妈放弃,孩子那么小,花那么多钱手术还不一定成功,别到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龙娟妈妈微笑着,“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也得救我的孩子,我把她生了下来,我就要对她负责。”对于妈妈来说,吴院长能给孩子做手术,这已经是命运给她最大的恩惠。而医院在了解到孩子的家境后,主动帮忙联系了爱佑慈善基金会、北京春苗儿童救助基金会、思源焦点公益基金等慈善机构,为孩子募集善款。

  2013122日,北京大雾,张龙娟终于等来了期盼已久的手术。头一天晚上,一直在病床旁照料龙娟的妈妈一夜没睡,她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的心爱宝贝,喃喃地说:“孩子,你一定要好起来。”

  小小心脏长得“杂乱无章”

  早晨750分,护士让龙娟妈妈抱着孩子去手术室。在抱起龙娟的那一刻,王肖花的眼圈立刻红了,她知道,这也许是孩子生命的重新开始,也有可能是孩子生命的最终结束。而最好的和最坏的结果她都有了心理准备。当手术室的大门徐徐关闭时,离开妈妈怀抱的龙娟也像有感知一样,冲着关闭的大门、妈妈的方向大哭起来。门外,王肖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伏在丈夫的胸前痛哭了起来。年轻的父亲仰头望向天花板,眼眶中饱含热泪,无语地任由妻子的泪水浸湿衣衫。

  早晨8点,手术正式开始。当心脏暴露在几位手术医生眼前时,大家还是惊呆了:小小的心脏,右心明显比正常大很多,本应起于左心室的主动脉却从右心室发出;本应从主动脉根部左右两侧长出的冠状动脉起点却都长在了左侧;本应长在左侧的肺动脉却长在右侧,左右心室中间有多个缺损,最大的将近4平方厘米;主动脉弓严重发育不良,从左锁骨下动脉发出后连续有中断,通过一根动脉导管连接在肺动脉上,导致严重的肺动脉高压……

  针对心脏畸形的复杂程度,吴清玉院长率领他的助手们,将连带动脉导管的部分肺动脉壁切下,用极细的针和线缝合形成新的管道连接在主动脉的侧壁;再将左右冠状动脉血管和起点剪成两个像带着粗线的纽扣一样的形状移植到新的主动脉右冠窦和无冠窦的位置,再分别将主动脉和肺动脉切断,转换位置后要重新与相应的左心室和右心室连接。可调转后的肺动脉和相应连接位置中间有一段空缺,经验丰富的吴院长剪下一块大小合适的心包,缝制成一段新的管腔连接在肺动脉和右心室之间,确保了合适的血管长度。吴院长又剪了圆圆的一块人造涤纶补片用了两种缝合方式,将室间隔的缺损细细密密地补好,再缝合心肌部的室缺和卵圆孔。将近10个小时的手术时间,手术圆满地结束了。

  这个手术比大片还精彩

  “这个手术太精彩了!”旁边观摩手术全过程的,是来自西安的心脏外科陈医生。为了这台难得的复杂手术,陈医生特意请了假专程来到北京。“手术过程中,我知道吴院长在做什么,但是我不知道吴院长下一步要做什么!今天真是大开眼界了,这比看一部大片都精彩!”

  漫长的等待是煎熬的。当时针指向数字6的时候,终于有医护人员让张龙娟的家人到手术室门口等候。

  手术室的门打开了,就像很多大团圆电视剧中演的那样,吴院长微笑着说,“小龙娟的手术很成功,下一步我们还要密切观察术后恢复的情况,也许要在监护室多住几天。另外我们也知道你们家里面的情况,知道你们为了手术费用筹钱也很不容易,我们也找了几家慈善机构,希望能帮助你们解决部分手术费。医院这边也会尽可能地减少费用!”王肖花如释重负,再次热泪盈眶,除了不停地鞠躬说谢谢,实在找不到更合适的方式来感谢吴院长和为龙娟的手术付出辛苦的医护人员。

  术后,在监护室医护人员的精心照料下,小龙娟安稳地睡着,偶尔她会伸出小手向外抓着什么,如同要握住外面的世界。而在监护室楼下的手术等候厅中,依然有很多家属在等待他们的亲人手术结束平安转回病房。等候厅前方的电视被调到了电影频道,正在播放的电影名字叫《更美好的世界》,就像在祈祷龙娟和像龙娟一样需要帮助的患者能够早日摆脱疾病的困扰,重新回到这美好的世界,享受美好的人生。


Copyright 2011 © 中国软件与技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